人工智能和版权困境 卡林赫里斯托夫外文翻译资料

 2021-11-04 10:11

ARTIFICIAL INTELLIGENCY AND THE COPYRIGHT DILEMMA

KALIN HRISTOV

ABSTRACT

Authorship of copyrightable works has been a hotly contested issue in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 for over 200 years. With the recent boom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ore and more creative works have been the result of non-human authors. Computer algorithms and learning machines have become a new source of creativity. The U.S. Copyright Office, however, has been slow to acknowledge the significance of AI in the creative process by denying copyrights of non-human works and releasing them into the public domain. This paper addresses the issue of IP ownership of AI generated works. It argues that giving authorship to AI programmers and owners is essential to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he AI industry. The paper proposes that instead of redefining “authorship” to include non-humans, it is simply necessary to reinterpret the terms “employee” and “employer” in the made for hire doctrine of the U.S. Copyright Act. This reinterpretation would allow the current IP system to continue promoting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without a lengthy or controversial overhaul of the rules and guidelines currently set in place.

CONTENTS

I.​INTRODUCTION

A.​The Social Impact of AI

Innovation has been a driver of human progress since the existence of mankind. Recognizing this, Article I of the U.S. Constitution states that “Congress shall have the power . . . 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by securing for limited times to authors and inventors the exclusive 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writings and discoveries.”1 Over the last two hundred years, a number of amendments have been made to the U.S. copyright law to accommodate for changes in societal norms. With the rapid growth in speed and capability of modern computer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as secured a more prominent position as a driver of innovation. Little has been done, however, to accommodate for this fac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as recently become a hot topic. Flashy news stories about self-driving cars, creative machines, and learning algorithms have made scholars, policy makers, and consumers more aware of both the benefits and need for AI. The recent popularization of AI has also made us aware of the fact that humans are no longer the only source of creative works. Computers with (and sometimes without) human assistance are also able to create artistic or innovative works. These computers are cre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which generate copyrightable material with and without human assistance
occasionally called “creativity machines.” At times, they are programmed in such a way that they exhibit learned skills which their creators do not posses. Creative works produced as a result of these learned skills are a topic of debate, as they fall into a legal grey area.

Creativity machines are just one type of AI. Their contribution to society, however, is significant, as they are able to generate new ideas through the use of software which mimics the configuration of human neural networks. These networks are comprised of a number of switches which can work together to assess information and create novel works which differ from prior art. This process is often both automatic and independent from human intervention. The results may vary significantly, and are often unique works of different levels of complexity and artistic value. As computers become faster and more capable, creativity machines and other forms of AI will likely take center stage in the creative process, becoming the main drivers of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B AI as a Tool of the Human Author

This paper divides AI generated works into two main categories. The first category is represented by works generated by AI programs with the direct guidance, assistance or input of human beings. In this category, AI is used as a tool to achieve a determined or predicted goal or outcome. An example may be the creation of a painting by an artist who has selected the colors, tool type (brush size and stroke style) and has to some extent input his requirements into the AI algorithm used to create the work. Although the artist cannot exactly predict the final version of the generated painting, he has directly contributed to its creation and has some expectations as to what it may look like. Under U.S. copyright law, an author of such a work may have legal claims over the resulting creation if he cites the AI program as a tool or medium used in the creative process.

The 1884 Supreme Court case of Burrow-Giles Lithographic Co. v. Sarony first extended copyright protection to photography. The camera used to capture the image of writer Oscar Wilde by photographer Napoleon Sarony was considered by the court as a tool which aided the “author” in creating “an original work of art.” Much has changed in the world of photography since the days of Sarony. Most cameras used today are fully digital and posses both a computer processor and software which makes photography a virtually automatic process.

C.​AI as an Independent Actor in the Creative

Process

The second category of works, which this paper focuses on in detail, deals with autonomously generated AI creations. The computer programs responsible for autonomously generating works are the result of human ingenuity, their source code may be copyrighted as a literary work under the U.S. Copyright Act. The artworks generated by such programs, however, are not copyrightable if not directly influenced by human authors. One example given by the U.S. Copyright Office is a “weaving process that randomly produces irregular shapes in the fabric without any discernible pattern.”13 Since chance, rather than the programmer of this “weaving machine”, is directly responsibl

人工智能和版权困境

卡林赫里斯托夫

摘要

200多年来,受版权保护作品的作者一直是美国法律体系中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随着最近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创造性作品成为非人类作者的结果。计算机算法和学习机已成为创造力的新来源。然而,美国版权局通过否认非人类作品的版权并将其发布到公共领域,一直很难认识到人工智能在创作过程中的重要性。本文讨论了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的IP所有权问题。它认为,为人工智能程序员和所有者授予作者身份对于人工智能行业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该文件提出,不是重新定义“作者身份”以包括非人类,而是仅仅需要在“美国版权法”的雇佣原则中重新解释“雇员”和“雇主”这两个术语。这种重新解释将使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能够继续推进“科学和实用艺术的进步”,而无需对目前制定的规则和准则进行冗长或有争议的改革。

第一章. 介绍

1.1 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

自人类存在以来,创新一直是人类进步的推动力。认识到这一点,第一条美国宪法规定“国会应有权力。通过在有限的时间内保护作者和发明者对其各自着作和发现的专有权来促进科学和有用艺术的进步。“在过去的两百年中,对美国版权进行了一些修改。法律适应社会规范的变化。随着现代计算机速度和能力的快速增长,人工智能作为创新的驱动力已经获得了更加突出的地位。然而,很少有人能够适应这一事实。

人工智能最近成为热门话题。关于自动驾驶汽车,创意机器和学习算法的华丽新闻故事让学者,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更加了解人工智能的益处和需求。最近人工智能的普及也使我们意识到人类不再是创造性作品的唯一来源。拥有(有时没有)人类帮助的计算机也能够创造艺术或创新作品。 这些计算机是偶尔被称为“创造力机器”。 有时,它们的编程方式使得它们展示了创作者所不具备的学习技能。由于这些学到的技能而产生的创造性作品是一个争论的话题,因为它们属于合法的灰色地带。

创造力机器只是一种人工智能。然而,他们对社会的贡献是重要的,因为他们能够通过使用模仿人类神经网络配置的软件产生新的想法。这些网络由许多开关组成,这些开关可以一起工作以评估信息并创建与现有技术不同的新颖作品。该过程通常是自动的并且独立于人为干预。结果可能会有很大差异,通常是具有不同复杂程度和艺术价值的独特作品。6 随着计算机变得更快,更有能力,创意机器和其他形式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在创作过程中占据中心位置,成为创造力和创新的主要驱动力。

1.2 人工智能作为人类作者的工具

本文将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由人工智能计划产生的作品,直接指导,协助或输入人类。在此类别中,人工智能被用作实现确定或预测目标或结果的工具。一个例子可能是艺术家创作了一幅画,他选择了颜色,工具类型(画笔大小和笔画风格),并在某种程度上将他的要求输入到用于创作作品的人工智能算法中。虽然艺术家无法准确预测所生成的绘画的最终版本,但他直接为其创作做出了贡献,并对其外观有所期待。根据美国版权法,如果他将人工智能程序引用为创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或媒介,则此类作品的作者可能会对所产生的作品提出法律主张。

1884年最高法院对Burrow-Giles LithographicCo.诉萨罗尼案的案件首次将版权保护扩展到摄影。摄影师拿破仑·萨罗尼用于捕捉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形象的镜头被法院视为辅助工具创作“原创艺术作品”的“作者”。自萨罗尼时代以来,摄影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使用的大多数相机都是全数字的,并且拥有计算机处理器和软件,使得摄影成为一种几乎自动化的过程。然而,1884年最高法院的裁决仍然被用作一个法律先例,证明每天拍摄的数百万张照片的版权是合理的。由于创建的图像数码相机或智能手机实际上是计算机生成的,它可以很好地与使用人工智能程序创作艺术作品相比较。这两个过程几乎都是自动的,可以说人工智能机器就像一台摄像机,只是作者用来以有形的形式表达自己想法的工具。

1.3人工智能作为创作过程中的独立角色

本文详细介绍的第二类作品涉及自主生成的人工智能创作。负责自主创作作品的计算机程序是人类聪明才智的结果,其源代码可能被版权作为美国版权法案下的文学作品。但是,如果不直接影响,这些程序产生的艺术品不具有版权。人类作者。美国版权局给出的一个例子是“在织物中随机产生不规则形状的织造过程,没有任何可辨别的图案。既然机会,而不是这种“织机”的程序员,直接负责其工作,由此产生的模式不受美国版权保护。随机性,就像自主学习行为一样,不能归功于人工智能机器的人类程序员。因此,由此产生的自主作品不具备版权保护资格,并直接属于公共领域。

第二章 人工智能作者问题

2.1 美国版权局的现状

尽管“作者”一词在美国版权法中可以解释,但由于未能满足其所有要求,大量的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往往超出其范围。最新版本的最佳实践纲要由美国版权局也对自主生成的人工智能作品的注册提出了挑战。事实上,如果不满足版权局的人类作者要求,仅由人工智能机器生成的创作作品不具有版权。换句话说,除非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可以直接归因于人类作者,理论上它们不具有版权,并且在创作时会落入公有领域。

根据美国版权局在其汇编国家最新版本中列出的版权要求,“[办公室]不会注册由机器或机械过程产生的作品,这些作品是随机或自动操作的,无需任何创造性输入或人为干预作者。“这使得人工智能机器创建的作品(机器的人类作者不直接负责)属于公共领域。作为人工智能程序变得更加复杂,需要更少的人工干预,从而导致越来越自主的创作过程和越来越多的作品,没有任何形式的版权保护。这个问题只会被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和扩展所放大。

2.2 当前立场的缺点

将独立生成的人工智能创意作品发布到公共领域存在相当大的劣势。如果没有既定的保护期,人工智能机器的开发人员就无法继续创建,使用和改进其功能。简而言之,即使程序员和他们所工作的公司在创建人工智能机器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将无法享受版权保护或与之相关的经济利益. .这种趋势最终可能通过阻止开发商和公司投资人工智能研究来限制创新,不仅导致人工智能的下降,而且导致许多相关领域的创新衰退。

在1984年索尼公司的案例中,环球影业公司最高法院裁定,与版权所有权相关的有限利益“旨在通过提供特殊奖励来激励作者和发明者的创造性活动,并允许公众访问其天才的产品专属控制有限期限到期后。 “版权作品不仅可以激发创造力,还可以在版权到期后增加公共领域的作品数量。拒绝向人工智能机器的开发者和所有者发布版权会降低他们创建新的人工智能程序的动机,最终可能导致人工智能产生的版权作品数量减少,并且(在他们的版权到期后)进入公众的作品大幅减少域。因此,很明显,立即将人工智能发布到公共领域,而不是在一段时间的版权保护之后这样做,大大降低了创造力的激励,并且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起了反作用。 根据“版权法”的合理使用原则,人工智能产生的版权保护作品也意味着可用于教学,奖学金和研究的材料较少。该原则允许使用受版权保护的材料用于非商业教育目的。人工智能生成的工作数量的减少可能会在人工智能研究的影响被证明非常有益的众多部门中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艺术,教育,医学,技术等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导致失去有价值的研究和未来的人工智能应用。

第三章 方法

在确定上述问题的最有效解决方案时,采用了分析和演绎方法。许多与人工智能版权有关的学术和法律文本都经过仔细审查,并用于支持作者的观点。美国版权法;已成为版权法先例的法律案件;并分析了关于非人类创造力和创新的出版文章,并因此制定了一些解决方案和建议。

作者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1976年版权法及其后续修订中制定的美国版权法。该法案是在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仍然不常见且计算机的能力仍处于起步阶段时编写和实施的。最新版权法的使用是为了反映美国版权政策当前面临的问题,并强调国会需要现代解决方案。此外,还仔细研究了美国版权法的雇佣原则。经过深入分析,本文作者推断,对雇佣原则制定的“雇员”和“雇主”这两个术语的重新解释是对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落入公众问题中最具破坏性和最实际的解决方案。使用现行版权法,合法版权先例和与该问题有关的学术文章,可以作为一种方法,帮助作者为人工智能领域日益严重的问题制定急需的解决方案。通过检查学术文章,可以了解问题的范围。法律案件及其设定的先例使我们能够权衡美国版权法未来任何变化的正面和负面影响。最后,对当前版权法的密切分析强调了为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提供的版权保护的有限性,这一问题反映了1976年美国版权法的过时性质。

第四章 发现

4.1 非人类作为作者

由于只有创作作品的作者可以享受法律保护,一些学者认为这个词。应该重新定义“作者身份”以包括人类和非人类作者。20 Ryan Abbott教授是非人类作者和发明者的合法权利的强力支持者。在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他认为将发明人和作者身份分配给非人类是鼓励人工智能增长和发展的一种创新方式。21 从理论上讲,这可以防止人工智能机器独立创作的作品落入公共领域。为这些机器背后的程序员和公司提供对所产生的版权作品的一些排他性。然而,这种理论解决方案存在争议,并可能导致充满法律挑战和系统性滥用的不确定未来。非人类不是自然人,在法庭上可能不承担法律责任。因此,根据美国版权局制定的指导原则,他们可能不被视为作者。重新定义版权作者身份包括在内非人类作者会破坏当前的美国法律体系,通过提出更多问题而不是答案来创造进一步的不确定性。结果,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要求考虑版权所有者的法律地位和对人工智能开发人员的激励需求。这两个重要条件是必要的,以确保人工智能部门的法律地位和未来发展。

4.2 人类作者解决方案

将计算机生成作品的作者身份分配给人类的概念可以追溯到英国版权法典。24 Annemarie Bridy教授通过建议使用美国版权法的雇佣原则修正案来回应英国的立场。一种将版权转让给人类作者的方法。然而,“版权法”的修正案必须与用于对雇员与雇主之间关系进行分类的现行代理法方法不同,最高法院作出的决定将其作为先例。创造性非暴力社区诉Reid。在雇佣原则中使用“雇员”和“雇主”这两个术语的相对解释,而不是根据代理法严格界定这些术语,是最重要的一个允许将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转让给人类作者的有效方法。

为雇用原则而制作的作品定义了两种类型的版权作品。第一个是“雇员在其工作范围内准备的工作。”第二,“专门订购或委托使用的工作。如果当事人在他们签署的书面文件中明确同意该作品应被视为出租作品。“在这两个例子中,版权都授予一个原本不负责创作作品的一方。本文的重点仅在于员工生成作品的第一个例子。本文认为,“雇主”和“雇员”都应被视为雇佣原则范围内的相对术语。这种公开的解释可以防止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通过将其版权分配给人类作者而落入公有领域。

4.3 人类作者:程序员;拥有者;终端用户

有三个可能的方可能声称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的版权:人工智能程序员;所有者(人工智能部门的大公司和金融投资者);和最终用户。在确定最佳作者时,有必要考虑版权归属过程的整体社会效益。换句话说,如果将版权分配给人工智能程序员,负责资助人工智能开发的机构,或潜在的数百万人工智能程序的最终用户,社会将受益最多。为了更好地衡量每一方的社会影响,我们必须首先确定将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的版权分配给人类作者的最终目标。接下来,我们可以评估哪个方对此目标的贡献最大。最后,我们可以推断出这一点对实现这一目标贡献最大的一方最适合拥有人工智能生成作品的作者。

4.3.1 人类作者的目标

提供财务激励措施以鼓励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和发展,并确保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的传播可以说是为人类作者分配版权的最终目标。美国宪法规定了对新作品进行临时垄断以促进创新和创造的想法。29 因此,美国社会已经能够维持其创造性和创新精神两个多世纪。因此,财政激励措施应保留给人工智能的发展和传播的最大贡献者。

与人类开发人员不同,人工智能机器不需要经济激励。他们的表现并不取决于有形的奖励,而是取决于人工智能程序员对时间和技能的投入以及他们所工作的公司的财务支持。这两个实体是人工智能部门研究和开发的最重要贡献者。没有他们的贡献,人工智能设备将无法供公众使用。

4.3.2 最终用户和作者

由于最终用户对人工智能的初始开发贡献最小,因此他们对作者身份的要求最不具吸引力。实际上,将作者身份分配给最终用户而不是人工智能开发人员可能会对人工智能部门的增长产生不利影响。通过失去对最终用户的版权声明,所有者和程序员可能会限制第三方使用人工智能。这些保护措施将允许开发人员保持对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的版权,但也会限制人工智能和众多的应用程序与他们相关的好处。因此,社会可能会看到人工智能产生的工作量大幅下降,人工智能行业的整体发展也会下降。

4.3.3 如何激励开发者的贡献

为人工智能程序员和所有者提供激励措施将是确保人工智能行业可持续增长和发展的合理解决方案。虽然独立程序员可以保留其人工智能所产生的作品的版权,但大公司内创建的人工智能作品的版权可以通过雇佣合同解决,并归因于程序员或他们所工作的公司(基于合同协议)。如果所有者和程序员选择为最终用户分配版权,则可以通过最终用户许可协议(EULA)来完成。从长远来看,许可证可能对某些公司来说更具经济可行性,而商业化人工智能产生的作品可能最适合其他公司。

4.4 重新解释租船原则的雇主和雇员

如前所述,有必要允许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受到人工智能程序的作者或所有者的版权保护。由于作者和所有者并不总是直接对这些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负责,因此根据当前的美国版权惯例,这是不可能的。可以在美国版权法的雇用原则中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根据该学说,“(如果)工作是为了雇用,即使雇员实际创造了工作,雇主也被视为作者。雇主可以是公司,组织或个人。“这些关于向未直接创建受版权保护作品的一方发布作者身份的指南可适用于人工智能行业。 如果“雇主”和“雇员”这两个术语在该学说的范围内被解释为相对的,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