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的引擎:推动创新的国内外资源外文翻译资料

 2022-11-22 11:11

ENGINES OF GROWTH:DOMESTIC AND FQREIGN SOURCES OF INNOVATION

Jonathan Eaton

Samuel Kortum

Working Paper No. 5207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1050 Massachusetts Avenue

Cambridge, MA 02138

August 1995

Abstract

We examine productivity growth since World War II in the five leading research economies: West Germany, France, the United Kingdom,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Available data on the capital-output ratio suggest that these countries grew as they did because of their ability to adopt more productive technologies, not because of capital deepening per se. We present a multicountry model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diffusion which has the implication that, for a wide range of parameter values, countries converge to a common growth rate, with relative productivities depending on the speed with which countries adopt technologies developed at home and abroad.Using parameter values that fit a cross section of data on productivity, research, and patenting, we simulate the growth of the five countries, given initial productivity levels in 1950 and research efforts in the subsequent four decades.Based on plausibleassumptions about 'technology gaps' that existed among these countries in 1950 we can explain their growth experiences quite successfully. Specifically, the simulations capture the Tude of the slowdown in German, French, and Japanese productivity growth and the relative constancy of U.K. and U.S. Growth.

Introduction

The revival of interest about what drives national growth rates has spawned several controversies. One is whether countries that start out poor grow faster than initially rich countries, so that income levels are 'converging.' A second is whether sources of growth are primarily domestic or foreign in origin.A third, and per-Naps most fundamental, is what causes growth rates in output per worker to differ among countries: differences in capital per worker or differences in available technology.

Whether growth is primarily driven by factor accumulation or by technology,the issue remains as to whether sources of growth are primarily foreign or domestic in origin. If capital accumulation is the key to growth, and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rkets are highly segmented, countries must rely on their own savings to finance investment. A country with an initially lower level of capital has to finance the investment needed to catch up with its neighbors on its own, which could take a long time. Moreover, a country with a lower savings rate than its neighbors will never catch up, condemned to a permanently lower relative level of output per worker. In contrast, with a high degree of capital market integration a backward country can catch up rapidly by borrowing from abroad. Cross-country differences in savings still imply permanent differences in national levels of GNP per worker,as low savers find themselves in debt to high savers, but levels of GDP per workerwill soon converge.

Taking the alternative view that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diffusion drive national growth rates, if innovations are applicable only at home, a country must innovate on its own to raise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A backward country has to be more innovative than its neighbors in order to catch up with them, and catching up is likely to take time. But if innovations are easy to adopt regardless of where they came from, a technologically backward country can catch up rapidly by absorbing the most advanced technologies, and an innovative country gains little relative advantage in terms of factor productivity.

Our purpose here is to examine some evidence on these issues. We begin by showing that capital deepening provides at best an incomplete explanation of the growth in manufacturing productivity of the leading economies since World War II. We then examine what role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international diffusion play in explaining why countries grew as they did.

We adopt a specific model of international technology diffusion taken from Eaton and Kortum (1994).Various parameterizations yield special cases with different implications for growth and convergence. In our earlier work we chose parameters by fitting the model to data on productivity, research, and patenting from the five leading research economies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Germany,France, and the United Kingdom) for 1988. In doing so we assumed that by then these countries had achieved a steady state in which they were growing on average at a common rate, since by that point their growth rates were fairly similar.

In the current paper we see how well the model explains manufacturing productivity growth in the same five countries from 1950 to 1990, a period that began with the countries growing at very different rates. Since an assumption that these countries were in steady-state throughout the period is inappropriate, we interpret their growth experiences in terms of the out-of-steady-state behavior of the model. The state variables governing the models dynamics are productivity levels and the pools of ideas from at home and abroad that individual countries have yet to adopt. We initialize our model by setting productivity levels at their actual 1950 values. Of course we do not know the size of the pools of knowledge available to these countries in 1950.We make the simple assumption that the pools are proportional to what they would be if 1950 were a steady state.Using the parameter estimates from our previous paper we calibrate one additional parameter governing the overall level of the pools.

We find that the model predicts growth rates after 1950 that are quite close to actual ones. To fit the post war experience, the pools available to the United States must be only a bit larger relative to U.S. productivity in 1950 than they would be if 1950 were a steady state. This means that these pools are very l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增长的引擎:推动创新的国内外资源

乔纳森·伊顿 塞缪尔-科蒂姆

第5207号工作底稿

国家经济研究局

1050马萨诸塞大道

剑桥,马02138

1995八月

摘要

我们研究了二战以来五个主要研究经济体的生产率增长:西德、法国、英国、日本和美国。资本产出比率的现有数据表明,这些国家的增长是因为他们有能力采用更多的生产技术,而不是因为资本深化本身。我们提出了一个多国技术创新和扩散的模型,这个模型参数值的适用范围广,在这个模型中,国家会趋于一个共同的取决于在国内外进行研发速度的增长速率。使用参数值,拟合生产,研究,和专利方面的数据,我们模拟了五个国家的增长,以1950年的生产能力的相关数据作为基数值,在随后的四十年的不断努力,研究初始生产力水平。基于“技术差距”的存在,我们可以在这些国家相当成功的解释他们的成长经历。具体而言,可以模拟德国、法国经济放缓的因素,日本的生产率增长和美国的增长。

引言

学者们对于是什么推动了国家增长率引发了一些争论。第一个问题是,起步贫穷的国家是否比最初富裕国家增长得快,从而使收入水平“趋同”。第二个问题是,增长来源主要来自国内还是国外。最根本的,是什么原因导致每个工人的产出增长率在国家之间的存在差异:每个工人的资本或现有技术的差异。

无论增长主要是由要素积累或技术驱动的,问题仍然是,无论是增长的来源主要是外国或国内。如果资本积累是增长的关键,国际资本市场是高度分割的,国家必须依靠自己的储蓄来资助投资。一个资本水平相对较低的国家必须为自己的邻国提供资金,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此外,一个储蓄率比邻国低的国家永远不会迎头赶上,这就注定了每个工人的产出水平将永远保持相对较低水平。相比之下,资本市场一体化程度很高的落后国家可以迅速从国外借款。在储蓄的跨国差异仍意味着在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国家永久性差异,低储蓄者发现自己负债于高储蓄国家,但人均GDP很快收敛。

以另一种观点认为,技术创新和扩散推动国家增长率,如果创新只适用于国内,一个国家必须自主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落后国家必须比邻国更具创新性,以便赶上他们,迎头赶上可能需要时间。但是,如果创新无论从哪里来都是容易采用的,一个技术落后的国家可以通过吸收最先进的技术迅速赶上,一个创新型国家在要素生产率方面几乎没有获得相对优势。

我们的目的是研究这些问题的一些依据。我们首先表明,资本深化提供了主要经济体自二战以来,关于制造业生产率的增长的一个不完整的解释。然后,我们研究技术创新和国际扩散在国家增长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本文采用伊顿和克鲁格曼的特定的国际技术扩散模型(1994)。各种模型对增长和收敛有不同的含义。在我们以前的工作中,我们通过拟合1988年五个主要的研究经济体(美国,日本,德国,和英国)的生产率,研究和专利的数据来选择参数。这样做,我们假设到那时,这些国家已经达到了一个稳定的状态,他们的平均增长率在一个共同的速度,因为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增长率是相当相似的。

在当前的文件中,我们看到模型如何解释1950到1990年间五个国家的制造业生,一个时期开始,国家以非常不同的速度增长。由于假设这些国家在整个期间是稳定的是不恰当的,我们解释他们的增长经验的稳态行为的模型。该模型的动态状态变量是生产力水平,个别国家尚未采纳参数调节池。我们通过设置生产力水平作为初始值来初始化我们的模型。我们做了简单的假设,如果1950是一个稳定的状态,池成正比。利用参数估计从我们以前的文章中我们进行一个额外的参数调节池的整体水平。

我们发现,该模型预测的增长率在1950年是非常接近实际的。为了适应战后的经验,提供给美国的参数池必须比美国的生产力稍大一点,如果1950是稳定状态的话,那么选择1950就可以了。这意味着,相对于日本和三个欧洲国家的生产力水平而言,这些地区的规模非常大,因为这些国家地位远远落后于1950的美国,而不是一个稳定的国家。我们的模型得出了美国生产率增长的中等和相对稳定的增长率。它还解释了日本、德国和的快速增长。随着这些国家的生产力水平下降,经济增长放缓的速度更像美国。然而,我们的模型从掌握其在第一个三年的经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它不能预测上世纪80年代英国的增长复苏。

认为日本和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采用外国技术发展潜力巨大吗?我们提出了两个论点:第一,美国显然是一个技术领导者,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因此是一个伟大的技术来源,供他人采用。这些技术的民用应用在战后被剥削。

我们进行如下。下面的第2节研究数据的生产率增长和资本深化制造的五个主要的研究经济。第3节提出了一个特定的技术扩散模型,并讨论了其影响下的各种参数值的增长。在第4节中,我们建立模型解释了这些国家在1950和1990之间的增长。我们也模拟战后的增长经验将如何改变,技术扩散模式是不同的。第5节总结。

生产率与资本:数据一瞥

表1总结了自二战以来,美国、日本、德国、以及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美国制造业生产的每小时增加值发生了什么变化,以及在过去的四十年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使用制造业生产率的衡量标准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大多数创新用于制造业。第二,我们不想计算劳动力从农业到制造业或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再分配带来的生产率增长。第三,制造业的土地占有率较服务业低,因此土地供应在决定劳动生产率方面发挥的作用要小得多。我们使用国际比较数据汇编在格罗宁根大学的输出和生产率项目的国际比较的一部分。

几个关键点显而易见。在40年期间,只有两个相对位置的逆转:法国和德国之间的第二位,在英国和日本之间的最后一个地方。然而,在整个时期内的增长率是非常不同的,日本7.4分,法国4.9分,德国4.5分,在4.1分的英国,以及美国的2.6分。德国,日本,和法国经历了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个时期。然而,美国和英国,在上世纪70年代放缓逆转,与上世纪80年代代表增长最快的时期不同。与趋同假说一致,导致1950的国家,美国,

然而,对美国和英国来说,上世纪70年代的经济放缓是相反的,80年代是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与收敛假说相一致,在1950,美国为首的国家,在整个期间的增长率最低,而生产力最低的国家,在1950,增长最快的国家。增长率在最近一段的范围是小得多,但他们的排名是不支持收敛。这是真的,在这两个落后的国家生产力增长是最高的,英国的生产力增长在5.8以上,日本的生产率增长在5.1以上。不过,美国的生产率增长率升至3.5,领先西德,仅增长了百分之2.4。

资本劳动比率与每小时工作增加值有显著的正相关,在国家和随着时间的推移。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资本深化是生产力差异的根源。事实上,如果资本是国际流动的,那么资本的劳动比率的差异是由技术的差异驱动的,因为资本移动利用其更高的边际产品在技术更先进的国家。

然而,随着国际资本完全流动,哈罗德在技术中立的差异不会影响资本的比率增值。相反,如果由不同国家间的不同的储蓄率导致的劳动生产率的不同应该严格与更高的资本价值匹配。因此,资本的价值行为的添加比例可以解释区分资本和技术的生产率差异。

事实上,如表2所示,我们发现生产率与资本增值率之间的关联不大。事实上,虽然资本增值率波动,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卡尔多(1961)认为,资本产出率是恒定的增长过程中。考虑随时间变化。虽然资本增值比率略有增加,但这三个国家的增长率都大致相同。因此,资本深化并不能解释日本的生产率增长比美国快得多。假设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与1 / 3和相同的技术资本份额,美国资本增值率已超过6倍,德国的60倍以上,但从日本最近几年,我们有证据显示这些数据没有大小的差异。而我们确认数据的三个国家,日本和德国是两个纯资本深化是二战后增长的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资本的价值相对恒定加在所有三个国家的制造业比是关键证据反对的观点,不同的资本深化解释为什么发达国家经历了不同的增长率。而我们转向创新和扩散模式,了解发生了什么。

创新模式与国际技术扩散

我们提出了一种多国模型国际技术扩散对资本完全流动的国家。在特定的参数值的模型简化为以下特殊情况:

在所有国家之间和所有国家之间的扩散率相等:如果所有国家都获得相同的技术,那么需要一些其他因素来解释不同国家的生产力差异,即使技术可能是世界生产力增长的源泉。由利希滕贝格(1992)指出,生产力水平国家的横截面差异应该在国家科研经费的跨国差异无关。相反,Lichtenberg认为,国家花费更多的研究达到更高水平的生产力。

国家之间没有扩散:在相反的极端,每个国家可能只使用那些在国内发现的技术。内生经济增长模型中,一国的生产率只取决于其自身的科研投入率、。这个意义不大,但是,有证据表明,相对落后的国家利用他们更先进的邻居的技术,即“技术追赶”。它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发明家经常拿出来在许多不同的国家专利。

一个共同的技术池在不同的国家采用不同的速率:更普遍的可能性是,所有的研究成果进入一个共同的游泳池,个别国家可以挖掘。然而,国家可能会有所不同,他们有能力在这个池。在这个规范下,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只有在共同的池中以相同的速度发展才能达到一个共同的水平。即使他们不这样做,但是,如果一个落后的国家发现,在泳池中有更大比例的想法值得采纳,那么国家生产率的增长率就会收敛。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它可以解释生产率水平的稳态差异,而技术溢出仍然发生。一个不足是,喜欢相同的扩散,这意味着一个更大的全国性研究并无相关国家的优势,这与Lichtenberg(1992)的结果相反。

扩散率取决于所涉及的国家:最一般的规范是扩散率的具体来源和目标的创新。如果说扩散在国家内部更迅速,那么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做更多的研究来达到更高的相对生产率水平。技术的快速采用也提高了生产率。生产率增长率可能再次均衡,因为落后国家有更大的积压的想法可以采用。

替代方案

我们现在考虑一些替代的事实模拟。在表4中,我们展示了如何每个替代改变了模拟生产力水平在1990的每个国家。在所有情况下,初始状态变量的值是相同的。关于研究这些替代品,我们认为,每个国家的研发工作仍然在发展当中。

第一个方案,“完全隔离”,我们切断之间存在扩散效应的国家间的联系,但我们不能改变国家的扩散率。国际消除扩散对生产率的增长都有毁灭性的影响,在1990年,德国、法国、英国和日本的生产率只有美国的约三分之一的基线水平。美国的数据相对比较好,因为大量的研究发生在其境内。因此,生产率的收敛不会趋于美国的水平,虽然日本赶上了欧洲国家。

第二种选择,“完全集成”,走到相反的极端,国家间创新扩散速度慢于在国内的创新扩散速度。在这种情况下,生产力是三至五倍,高于基线水平。德国和法国做得特别好,超过了美国1990年的生产力水平。总体而言,生产力水平变得更加紧密聚集。

在第三种选择,“美国孤立”,我们消除了技术扩散之间的美国和其他四个国家之间的联系。所有国家都受到伤害:美国因为没有从国外和其他国家获得任何想法,而其他国家也没有从美国得到任何想法。当然,美国的生产率与“完全隔离”的水平相同,其他国家做的比较好,因为他们彼此之间仍有意见。

第四个选择,“日本孤立”,我们切断了技术扩散之间的日本和其他四个国家之间的联系。欧洲国家受到的伤害与他们与美国隔绝的程度差不多。日本拥有与“完全隔离”相同的生产力水平,而美国的生产率是1990年的基线水平。一个自然的结论是,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自由流动到其他工业化国家,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关键。

总结

关于导言中所引起的争议,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资本产出比的行为表明,制造业生产力主要影响因素是技术的差异,而不是资本积累的差异。本文建立模型来研究另一种观点:用模式的创新和技术扩散的来解释这些差异。

至于外国与增长的问题,主要是由于国内经济增长的结果,我们得出结论,在国外进行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即使美国从外国的创新中获得了超过40%的增长,也与历史数据一致。

我们的模型意味着,随着国际技术流动,经济将收敛到一个稳定的状态,并行增长。基于1950年的初始条件,我们跟踪相当密切的德国、法国、英国、日本和美国的战后制造业生产率。我们的解释是,这一时期是一部分由二战留下的技术差距造成的技术融合。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26661],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