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外国直接投资项目的风险管理外文翻译资料

 2021-10-27 09:10

RISK MANAGEMENT OF FDI PROJECTS IN RWANDA

Chapter 3: Political risk identification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3.1. Defining political risk in FDI

Political risk arises from uncertainty about potential revenue, which can help or hinder business interests, or prove to be better or worse than expected. Changes in the politics of government or political institutions or even society as a whole may therefore affect the behavior of multinational firms. These policy changes affect the risk in an investment project and, consequently, the decision to delocalize multinationals abroad. Political risk is associated with government instability, public corruption, weak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and economic imbalance, and in its view the political risk deter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because it increases costs of business practice and uncertainty. Political risk is apprehended in the following four elements:

  • Discontinuities: drastic changes in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 Uncertainty: changes that are difficult to anticipate
  • Political forces: government and other political bodies
  • Impact on the business: possible impact on the profits or other objectives of the firms.

Firms#39; managers who know the value of political risk analysis choose between the following three forecasting methods for assessing political risk:

  • Unstructured qualitative methods: they include on the one hand the judgments and intuitions of the managers and on the other hand the opinions of experts. As an example of method based on the judgments and intuitions of managers, there is the “grand tour' approach. This approach consists of an investigation of foreign investors (preliminary research) in the host country before the future establishment of their company. The technique of expert opinion is to gather the advice of foreign investors and members of local government, academics, former political figures, experienced educators and journalists.
  • Structured qualitative methods: standardized checklists, the scenariosrsquo; approach.
  • Quantitative methods: they are developed with the aim of reducing the bias of qualitative methods. They improve the objectivity and accuracy of the analysis. They distinguish: political risk consultant analyzes and company specific methods. However, a disadvantage of quantitative methods is not the methodology but rather the data applied to the analysis.

Most managers prefer a combination of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methods. In this perspective, the intuitions of the leaders are combined with the statistical programs. In addition to these methods, there are the 'Company-specific Methods' and the 'Political Risk Consultants'. The Company-specific Methods are models for evaluating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political risk on a project, carried out by the firms themselves, a major disadvantage of this method is that it is very expensive and would be most appropriate for large multinationals. Companies can also alternatively use external consultants to assess political risk, the most popular are: Business International#39;s (BI) Country Assessment Services, Frost and Sullivan#39;s Political Country Reports (PRCR) and Political Risk Services (PSR).

Political risk is separable into two components: the macro-political risk being the risk of the entire country affecting all or most firms in the host country, and the micro-political risk specific to firms and affecting a single firm or a specific group of firms or business activities. Environmental changes are expected to affect specific sectors of business activities or specific foreign companies. The significantly negative impact of political risk o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ound in a large number of papers is explained by both the uncertainty it creates on future profits and the direct costs it generates.

3.2. Macro-political risk

3.2.1. The internal dimension of macro-political risk

The internal dimension of macro-political risk includes: domestic macro-political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the government, internal factors of macro-political risk related to the company, and internal factors of macro-political risk related to the economy.

  • Internal macro-political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government: The degree of elite repression, the degree of illegitimate elite, and the likelihood of regime change are the three internal political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government. The first two factors are linked to political instability. The degree of crackdown on the elite is the fact that the government uses sanctions or forces against its own citizens. The degree of illegitimate elite is defined in relation to the portion of the population that does not respect the regime in place.
  • Internal macro-political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the company: The degree of fragmentation, potential social conflict, and feelings of nationalism, xenophobia, or fundamentalism ar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internal societal factors. The degree of fragmentation refers to the social diversity of the nation; it can be the diversity of ethnicity, language, tribes, territories, social class, religion or various combinations. Many countries suffer from this fragmentation, namely India, Israe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and South-Africa.
  • Internal factors of macro-political risk related to the economy: The growth rate o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capita, 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d the probability of achieving economic objectives are the three internal political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the selected economy. Internal economic factors include an assessment of the host economy and measure its level of development. First, the growth rate of GDP per capita explains economic growth relative to the size of the population. It is the easiest measu

    卢旺达外国直接投资项目的风险管理

    第三章:外商直接投资的政治风险识别

    3.1 .界定外国直接投资中的政治风险

    政治风险来自潜在收入的不确定性,这可能有助于或阻碍商业利益,或者证明比预期的好或坏。因此,政府或政治机构甚至整个社会的政治变化可能会影响跨国公司的行为。这些政策变化会影响投资项目的风险,进而影响跨国公司海外扩张的决定。政治风险与政府不稳定、公共腐败、产权保护薄弱和经济失衡相关联,在它看来,政治风险阻碍了外国直接投资,因为它增加了商业实践的成本和不确定性。政治风险由以下四个要素构成:

    不连续性:商业环境的急剧变化

    不确定性:难以预料的变化

    政治力量:政府和其他政治机构

    对企业的影响:对企业利润或其他目标的可能影响。

    了解政治风险分析价值的公司经理在以下三种评估政治风险的预测方法中进行选择:

    非结构化定性方法:一方面包括管理者的判断和直觉,另一方面包括专家的意见。作为基于管理者判断和直觉的方法的一个例子,有“大旅行”方法。这种方法包括在未来公司成立之前对东道国的外国投资者进行调查(初步研究)。专家意见的技巧是收集外国投资者和地方政府成员、学者、前政治人物、经验丰富的教育者和记者的意见。

    结构化定性方法:标准化清单、情景方法。

    定量方法:开发这些方法的目的是减少定性方法的偏差。它们提高了分析的客观性和准确性。他们区分:政治风险顾问分析和公司具体方法。然而,定量方法的缺点不是方法,而是应用于分析的数据。

    大多数经理更喜欢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从这个角度来看,领导者的直觉与统计程序相结合。除了这些方法,还有“公司特定方法”和“政治风险顾问”。特定于公司的方法是评估政治风险对项目潜在影响的模型,由公司自己执行,这种方法的一个主要缺点是非常昂贵,最适合大型跨国公司。公司也可以选择使用外部顾问来评估政治风险,最受欢迎的是:商业国际的国家评估服务、弗罗斯特和沙利文的政治国家报告(PRCR)和政治风险服务(PSR)。

    政治风险可分为两个部分:宏观政治风险是整个国家影响东道国所有或大部分企业的风险,微观政治风险是企业特有的,影响单个企业或特定企业集团或商业活动的风险。环境变化预计会影响特定的商业活动部门或特定的外国公司。大量论文中发现的政治风险对外国直接投资的显著负面影响,可以用它对未来利润产生的不确定性和它产生的直接成本来解释。

    3.2 .宏观政治风险

    3.2.1。宏观政治风险的内在维度

    宏观政治风险的内部维度包括:与政府相关的国内宏观政治风险因素、与公司相关的内部宏观政治风险因素、与经济相关的内部宏观政治风险因素。

    与政府相关的内部宏观政治风险因素:精英压制程度、非法精英程度和政权更迭可能性是与政府相关的三个内部政治风险因素。前两个因素与政治不稳定有关。对精英的镇压程度是指政府对其公民使用制裁或武力。非法精英的程度是根据人口中不尊重现政权的部分来界定的。

    与公司相关的内部宏观政治风险因素:分裂程度、潜在的社会冲突以及民族主义、仇外心理或原教旨主义情绪是三个最重要的内部社会因素。分裂程度指的是国家的社会多样性;它可以是种族、语言、部落、领土、社会阶层、宗教或各种组合的多样性。许多国家遭受这种分裂,即印度、以色列、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南非。

    与经济相关的宏观政治风险的内部因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收入分配和实现经济目标的概率是与选定经济相关的三个内部政治风险因素。内部经济因素包括对东道国经济的评估和衡量其发展水平。首先,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解释了相对于人口规模的经济增长。这是衡量一个国家生活质量最简单的工具。其次,收入分配与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和中产阶级的规模有关。随着一个国家的发展,工人阶级获得了生产率的提高,从而导致了更公平的收入分配。高人均收入和强劲的经济增长对国家风险排名产生积极影响。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实现经济目标的可能性表明了预期经济目标和为实现这些目标而推行的政策的一致性之间的联系。事实上,一个国家可能奉行与预期经济目标不一致的政策,尽管这些目标是可取的。

    就卢旺达而言,政治稳定是政府行动的核心。这个国家已经向它的人民和世界表明了它在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问题上的承诺;由于2020年的愿景,这些努力正在取得成果。如今,卢旺达(政府和人口)正朝着2020年和2050年的愿景团结一致。

    3.2.2。宏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维度:

    除内部维度外,宏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维度还包括与政府相关的宏观政治风险外部因素、与公司相关的宏观政治风险外部因素和与经济相关的宏观政治风险外部因素。

    与政府相关的外部政治风险因素:政治风险通常来自外部。政治暴力的可能性、国家参与国际组织的程度以及对投资、资本和贸易流动进行限制性监管的可能性是政府的外部政治风险因素。首先,政治暴力的可能性要求评估未来潜在的冲突,包括战争、边界争端、区域冲突和恐怖主义。一个国家的冲突可能会延伸到接纳难民或同情被推翻政权的其他邻国。然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说法,一个国家参与国际组织的程度表明了该国在发生危机时可能获得的援助。最后,对外国人事务的态度可能是政治风险的信号,是意识形态、民族主义气候和政府干预市场意愿的结果。

    与社会相关的外部政治风险因素:全球舆论、撤资压力、区域多样性和利益分歧是与社会相关的三个外部政治风险因素。不同的利益和地区多样性会导致战争或普遍的政治不稳定。与社会相关的外部政治风险因素的原因往往超出政府的控制范围,因为它们超越了国家甚至区域界限。

    与经济相关的外部政治风险因素:未来外国直接投资的经济政策、国际收支困难的可能性以及货币不可兑换和不稳定的可能性是与经济相关的外部政治风险的三个来源。对政治风险的分析也必须以外部经济形势为导向。一个国家对外国直接投资的经济政策可能包括外国所有权限制、在外国做生意的困难、歧视和产权义务的变化。外国直接投资政策的变化往往是出于经济原因,而不是政治原因。国际收支困难可能是未来政策变化可能影响国际收支的一个信号。国际收支困难包括经常账户、资本账户和储备波动。随着各国寻求强势货币,贸易赤字可能导致汇款或税收受到限制。

    卢旺达认为,政府和民间社会的各种公共或私营机构可以开展合作活动。很明显,像卢旺达这样的穷国只能有与其资源相称的野心的外交政策。外交部的使命是促进卢旺达融入一个繁荣与和平占主导地位的区域、大陆和世界。在现阶段,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层面,特派团即将完成,卢旺达参与世界治理,特别是参与维持和平行动,就证明了这一点。至于国际收支,根据最近的五个可用值,我们可以估计到2020年该值将在-16.21左右波动。尽管存在显著的变化(相关系数= -0.63),但由于最近五个可用值的变化具有相当线性的结构,因此该预测呈现出高水平的可靠性。

    3.3 .微观政治风险

    微观政治风险的评估很少受到关注。然而,微观政治风险作为国际贸易中一个重要因素的迅速演变和出现表明,需要一个对国际决策者有用的简明观点。微观政治风险并不独立于宏观政治风险,因为它们在经济、社会和政府环境中具有相同的组成部分。因此,微观政治风险评估被用来增加或调整宏观政治风险得分,这是比较普遍的。因此,微观政治风险是与来自政治过程的结果或事件相关联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对企业具有特定和潜在的后果。这一政治进程可能是东道国内部或外部环境因素的结果,这些因素对公司的经营、行动或财务状况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我们对微观政治风险的分析将基于三个不同的维度:内部维度的要素、外部维度的要素以及与企业相关的维度的要素。

    3.3.1。微观政治风险的内在维度

    微观政治风险的内部维度可细分为三个要素:微观政治风险的内部经济因素、微观政治风险的内部社会因素和政府因素。

    内部经济因素:这些是工作条件、与东道国经济利益和目标的一致性以及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可用性。如果大型行业中没有替代供应商,各国短期内就不太倾向于监管该行业,因为它们的议价能力减弱了。

    与社会相关的内部因素:与社会相关的政治风险的内部因素在文化上是相互联系的。这些是:

    权力差异:社会成员接受不平等并形成等级结构的情况。因此,权力差距较大的国家往往是独裁国家,或者拥有类似独裁的民主国家。

    避免不确定性的愿望:这是一种文化难以适应无组织、不明确和不可预测的情况的人们的情况。强烈希望避免不确定性的社会往往是种族中心主义、仇外心理、宗教极端主义,并且可能较少接受外国思想。

    集体主义(或部落主义):在部落国家——不同于个人主义国家——个人受群体利益的领导,这可能导致腐败。

    与政府相关的内部因素:

    民族主义:这一因素会导致政府对某些国家的外国人产生负面情绪。

    政府控制水平:更多的政府控制使外国公司面临更大的风险。出于政治或经济原因,政府可能更喜欢当地公司或个人或与政府“有关联”的公司。

    与政府目标一致。

    透明度和腐败。

    3.3.2。微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维度

    微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维度又细分为三个要素:微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经济因素、微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社会因素和与政府相关的外部因素。

    微观政治风险的外部经济因素包括:

    经济的依赖程度:一个东道国可能依赖另一个国家,这可能影响其讨价还价的能力。依赖可以与外援、国内生产总值转移挂钩。

    东道国的经济政策:东道国和外国公司来源国之间的冲突可能导致针对外国公司的报复,从而增加政治风险。

    国际收支逆差:支付基础的逆差通常需要通过贸易或货币控制来弥补,特别是对东道国的跨国公司。

    与社会相关的外部因素有:

    东道国的意见:东道国的居民可能对公司有负面意见,特别是因为包括环境倾销、不道德行为、贿赂或贿赂阴谋在内的因素。

    国际活动家:具有意识形态或政治议程的活动家可以攻击公司(如通过示威、抵制)和/或国家(如通过禁运、不利的监管行动)在人权、环境、全球化、童工、种族主义方面的立场。

    文化差距的程度:东道国和外国公司来源国之间的文化差异程度影响政治风险。

    与政府相关的外部因素有:

    外交(或经济)关系:如果来源国和东道国之间出现紧张关系,跨国公司可能会遭受明显与其在东道国的表现无关的后果。

    加入双边或多边协定:一个国家签署的双边或多边协定越多(如共同市场、关税同盟...),投资收益越高,这导致政治风险水平降低。

    当地货币的不稳定性。

    3.3.3 .与公司相关的维度元素

    与公司相关的维度如下:

    公司对当地经济的贡献:技术转让可以减少东道国的敌对行动,特别是如果技术可以通过培训或进口行动在当地经济中传播。投资更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外国公司较少受到政治风险的影响,出口水平高的公司较少依赖东道国,因此可以帮助东道国改善国际收支状况,从而增加政治风险。

    企业相对于当地政府的议价能力:跨国公司对当地市场的依赖增加了东道国的议价能力,降低了企业的议价能力,提高了微观政治的风险暴露水平。

    治理结构:分支机构的治理结构可以对与东道国的关系产生重大影响。政府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支持其国际收支目标。因此,损害东道国国际收支的公司的金融政策通常得不到积极的看待,因此可能会鼓励金融抑制。

    第四章:外商直接投资的环境

    根据负责吸引投资者的公共机构卢旺达发展委员会(RDB)8月27日发布的年度报告,2017年共做出137项投资承诺,总额为16.7亿美元(14.4亿欧元)。根据RDB的数据,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41.5%,我们仍将最终创造37,500个就业岗位。

    这16.7亿美元主要位于建筑业(38.3%)、采矿业(16%)和能源业(12.2%)。近40%的投资来自欧洲,尤其是葡萄牙(3.987亿美元)和英国(2.031亿美元)。然后是印度(8310万美元)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8090万美元)。

    出版《世界投资报告》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描绘了卢旺达官方机构的另一幅图景。联合国的这一分支机构指出,2017年卢旺达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达3.66亿美元,比RDB的数据低4.6倍,而肯尼亚为6.72亿美元,乌干达为7亿美元。

    这种差异的原因是这两个机构采用了不同的方法。如果把承诺、投资保证和国际组织的投资保证计算在内,那么这些数字只包括实际的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因此,在RDB筹集的资金出现在贸发会议理事会之前,可能或多或少会有一段延迟。

    “尽管政府努力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但这些投资仍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卢旺达的最新研究表示。中国在商业排名上继续进步,从2016年的第56位上升到2017年的第41位。

    4.1 .工业化是经济发展战略的核心

    第一和第二个经济发展和减贫战略(涵盖2008-2012年和2013-2018年)也反映了对科学、技术和创新的重视。第二个战略优先考虑信息和通信技术、能源和“绿色”创新,以及建立气候变化和环境创新中心。它还侧重于私营部门的发展和外国直接投资的增加,后者在2013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

    该战略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投资有形和无形基础设施,以满足私营部门的能源需求。根据《能源政策》(2012年),采购程序将更加透明和有竞争力。公共财政将用于支付私营部门发电项目的风险,以更优惠的条件吸引更广泛的投资者。此外,将在捐助者的帮助下设立一个能源发展基金,资助地热、泥炭和甲烷资源及水电的可行性研究。

    此外,基加利经济区将很快开始运作,并有一个相关的科技园。政府正在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和非洲开发银行合作开发一个专用的信通技术园区。

    在过去五年里,卢旺达建立了一个光纤网络,为全国提供连接,并将其与邻国相连。信息技术创新中心(kLab)成立于2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