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万达外商直接投资项目的风险管理外文翻译资料

 2021-10-28 09:10

RISK MANAGEMENT OF FDI PROJECTS IN RWANDA

Abstract

This thesis has been written to delineate motivational factors and country-related opportunities and constraints of foreign investors who run a subsidiary in Rwanda with the intention of discussing why foreign entities are investing in either of Rwanda and what market entry modes and strategies are used. This documentrsquo;s results intend to help foreign enterprises in deciding why, how and where either of Rwandarsquo;srsquo; markets could be entered via FDI.

The first chapter contains the studyrsquo;s objectives, its research questions and problem statement – which is: “if drivers exceed restraining forces, foreign entities choose Rwanda as a destination for FDI”. The research questions give – inter alia – the fundament to investigate foreign companiesrsquo; extent of investment in Rwanda,

Furthermore, investorsrsquo; main drivers and the most important restraining factors are researched by asking – for instance – if enough resources can be found on the local markets. After chapter two highlights the most important investment in Rwanda, the thesisrsquo; third chapter contains Political risk identification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This section outlines the researchrsquo;s approach, introduces the Political risk of FDI, and Foreign investor, political instability and violence and to study the corruption in Rwanda. Chapter four introduces foreign investment Environment and reports the risk on it .In chapter five, introducing of Risk management of FDI projects. However, factors such as a highly political environment, the presidentrsquo;s succession in 2016 and the non-availability of sufficiently educated human resources contribute to a foreign enterprisersquo;s potentially threatening forces. Similarly, the presidentrsquo;s succession in 2017 and the high taxes are potentially constraining forces. Nevertheless, Rwanda can be recommended as a destination for FDI since it offers a wide diversity of target groups, a developing economy, rising purchasing power, inexpensive labor and political stability.

Acknowledgement

Summary

List of maps, Tables and Figures

List of Abbreviation

Methodology

I am going to employ the quantitative literature review methodology, commonly called a meta-analysis. Meta-analysis rigorously combines the outcomes of several works that study the same phenomena and use the same or comparable metrics. I will use especially the meta-regression procedure but, aside from the standard approach, I will employ robust, pseudo-panel, and probability meta-regression as well. Evaluating the combined significance, I will not rely only on the standard vote-counting method but I will also employ a more advanced methodology using meta-statistics. Concerning the theoretical models of investment incentives, my methodology will be mostly microeconomic.

Outline

Chapter 1 : Background

    1. The Rwandan 2020 vision

The Rwandan 2020 Vision reflects the aspirations and determination of Rwandans to build a Rwandan identity of unity, democracy and inclusion, after long years of authoritarian and exclusivist regimes. Through this Vision, Rwanda aims to transform into a middle-income country where Rwandans enjoy better health, education and overall prosperity.

To achieve this, the 2020 Vision identifies six interrelated pillars, including good governance and the efficient management of public affairs, skilled human capital, a vibrant private sector, high quality infrastructures, as well as modern agriculture and breeding, all focused on the national, regional and global markets.

The 2020 vision was the result of a long process of national consultations that were initiated between 1997 and 2000. These discussions and debates involved all categories, including economic operators, the state, academia and civil society.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this vision is not exclusive to the government; it is the shared goal of every Rwandan.

    1. Defining FDI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benefits both home and host countries and is an integral part of an open and efficient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ystem and one of the main catalysts for development. The benefits it provides, however, do not manifest themselves automatically and are not evenly distributed among countries, sectors and local communities. National polici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framework play a key role in attracting FDI to more developing countries and making these investments more beneficial for development. It is essentially the responsibility of host countries to put in place general, transparent and investment-friendly conditions and to strengthen the human and institutional capacities needed to exploit them. Since most FDI flows originate in OECD countries, developed countries can contribute to the realization of this program. They can facilitate developing countries#39; access to international technology and markets and, more generally, ensure the coherence of their actions in favor of development; they can use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ODA) to support investment projects involving public and private capital; they can encourage non-OECD countries to more closely integrate international rules-based frameworks that are applicable to investment; they can actively promote the OECD Guidelines for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and other elements of the OECD Declaration on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s well as the OECD Principles of Corporate Governance; Finally, they can share with non-members the approach developed by the OECD to strengthen investment capacity through mutual review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s the international movement of capital to create, develop or maintain a foreign subsidiary and / o

卢万达外商直接投资项目的风险管理

摘要

本文旨在描述在卢旺达经营子公司的外国投资者的动机因素和与国家有关的机会和限制,目的是讨论为什么外国实体在卢旺达投资以及采用何种市场进入模式和战略。本文的结论旨在帮助外国企业决定为什么、如何和在何处可以通过外国直接投资进入卢旺达的任何一个市场。

第一章包括研究的目标、研究问题和问题说明,即:“如果驱动力超过限制力,外国实体就选择卢旺达作为外国直接投资的目的地”。这些研究问题为调查外国公司在卢旺达的投资程度提供了基础。

此外,投资者的主要驱动力和最重要的制约因素是通过询问——例如——是否能在当地市场找到足够的资源。第二章重点介绍了卢旺达最重要的投资,第三章对外国直接投资的政治风险进行了识别。本节概述了研究的方法,介绍了外国直接投资的政治风险、外国投资者、政治不稳定和暴力以及卢旺达的腐败问题。第四章介绍了外商投资环境及其风险。第五章介绍了外商直接投资项目的风险管理。尽管如此,诸如严峻的政治环境、总统在2016年的继任以及缺乏受过充分教育的人力资源等因素,都加剧了外国企业的潜在威胁。相似的是,总统在2017年的继任以及高额的税收都成为潜在的制约因素。尽管如此,卢旺达可以被推荐为外国直接投资的目的地,因为它提供了广泛的目标群体、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不断增长的购买力、廉价的劳动力和政治稳定。

我将使用定量文献回顾方法,通常称为元分析。元分析严格地结合了几个研究相同现象和使用相同或可比指标的工作的结果。我将特别使用元回归过程,但除了标准方法外,我还将大量使用伪面板和概率元回归。在评估综合重要性时,我不仅会使用标准的计票方法,还会使用更高级的元统计方法。关于投资激励的理论模型,我的方法主要是微观经济学。

背景

1.1卢万达2020年愿景

卢旺达2020年愿景反映了卢旺达人民的愿望和决心,即在多年的独裁和排外主义政权之后,建立团结、民主和包容的卢旺达特色。通过这一愿景,卢旺达的目标是转变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使卢旺达人民享有更好的健康、教育和全面繁荣。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20年远景确定了六个相互关联的支柱,包括良好的治理和公共事务的有效管理、熟练的人力资本、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高质量的基础设施以及现代农业和育种,所有这些都集中在国家、区域和全球市场。

2020年愿景是1997年至2000年期间开始的长期国家磋商进程的结果。这些讨论和辩论涉及所有类别,包括经济经营者、国家、学术界和民间社会。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愿景并不仅限于政府;这是每一个卢旺达人的共同目标。

1.2定义外国直接投资

外国直接投资(FDI)对母国和东道国都有利,是开放和有效的国际经济体系的组成部分,是促进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然而,它所提供的好处并没有自动显现出来,也没有在国家、部门和地方社区之间平均分配。国家政策和国际投资框架在吸引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和使这些投资更有利于发展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东道国基本上有责任创造普遍、透明和有利于投资的条件,并加强利用这些条件所需的人力和机构能力。由于大多数外国直接投资流量来自经合发组织国家,发达国家可以为实现这一方案作出贡献。它们可以促进发展中国家获得国际技术和市场,并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确保其有利于发展的行动的一致性;它们可以利用官方发展援助来支助涉及公共和私人资本的投资项目;它们可以鼓励非经合组织国家更紧密地结合适用于投资的基于规则的国际框架;它们可以积极促进《经合发组织跨国企业准则》和《经合发组织国际投资宣言》的其他内容,以及《经合发组织公司治理原则》;最后,它们可以与非成员国分享经合组织为通过相互审查加强投资能力而制定的方法。

外国直接投资是资本的国际流动,目的是建立、发展或维持外国子公司和/或对外国公司的管理施加控制(或重大影响)。根据IMF的定义,FDI有四种形式:

1.在国外设立企业或者机构;

2.收购现有外国公司至少10%的股权;

3.境外分支机构将其利润再投资的;

4.跨国公司母公司与其子公司之间的交易(认购增资、贷款、预支现金等)。

FDI作为企业多国化的推动力,既包括设立外国子公司,也包括跨国并购等金融关系。外国直接投资的起源有两个主要动机:

1.降低成本(开采昂贵的自然资源,即使不是不可能,也要运输,使用更廉价的劳动力,因此担心外国直接投资可能参与迁移、税收优化);

2.征服新市场,仅靠出口是难以渗透的。

虽然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一般被认为对东道国的增长是积极的(特别是通过诱导的技术转让),但它对国际贸易、投资国的就业、工作条件和环境则更具争议性和不明确。从国际收支统计数字来看,外国直接投资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增长非常强劲,是经济全球化的一个主要因素。外国直接投资也是衡量国家经济吸引力的主要指标之一。

以下列举三类外国直接投资策略。根据解释其干预行为的因素,资本持有者可分为三类。

  1. 专注于当地市场的投资:

跨国公司之间存在着全球化和激烈的竞争,促使它们寻找更有利于其活动的新市场,即生产成本低的大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是在原产国以外的国家进行的,这对当地投资者构成了激烈的竞争,尽管如此,他们比外国人有一些优势。

的确,进入壁垒以及文化差异和市场信息对当地人有利。与这些相比,外国投资者更看重具体的关键利益,而本土投资者不具备的是技术、管理知识、专利和重要资本。

  1. 专注于外部市场的投资:

外国投资者重视出口,从东道国寻求原材料、制成品(成品和半成品)或特定服务的来源。在这一政策下,国际分包合同经历了巨大的演变。由此产生的成品生产成本较低。它们被出口到原产国,作为制成品生产的投入,这些制成品将在当地的外国市场上销售。其结果是,原产国以牺牲东道国的利益为代价获得了最大的利润,这些原产国仍然是中间产品或服务的供应国,不允许它们充分融入当地社会。研究和营销由母公司垄断。

  1. 国家主动投资:

最后一类投资不同于其他投资,因为它是由东道国政府(国际招标)诱导的。对外国直接投资的重视反映在将外国直接投资纳入该国的发展计划中。外国投资者作为其意图利益(在具体项目中)的回报,从包括免税、直接补贴和财政援助在内的若干奖励手段中得到好处。投资项目通常涉及与当地其他部门相结合的重要业务部门。它们通过高产量、增加利润和工资、吸收失业来参与增长和经济发展,这对贸易平衡有影响。因此,外国直接投资的干预与东道国的主动行动直接有关,东道国的主动行动有时涉及产生一项公共公约的原籍国的状况。

1.3外国直接投资的目的

除了最初的宏观经济影响外,外国直接投资还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广泛地说,通过提高受援国经济的资源利用效率来影响增长。在这方面有三个机制进行干预:外国直接投资流动与外贸之间的联系、有利于东道国公司的溢出效应和其他外部性以及对东道国经济结构因素的直接影响。

大多数计量经济学研究的结论是,外国直接投资对东道国的要素生产率和收入增长都有贡献,超出了当地投资通常会产生的影响。然而,如果仅仅因为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大量外国直接投资往往伴随着由于进程之外的因素而造成的异常高的增长率,就更难以评估这种影响的程度。目前尚不清楚,外国直接投资的积极影响是否像有时所说的那样,受到部分“挤出”当地投资的影响。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丧失抵押品赎回权,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外国直接投资实际上有助于增加当地投资。尽管如此,即使出现驱逐现象,外国直接投资的净效果一般仍是有益的,因为它往往释放可用于其他投资项目的稀少的国内资源。

在卢万达的投资

2.1国家简介

卢旺达是东非一个人口密集的小国,拥有起伏肥沃的土地和大约1220万人口(2017年)。它的西面与刚果民主共和国(DRC)接壤,刚果民主共和国是一个更大、更富裕的邻国,东面是坦桑尼亚,北面是乌干达,南面是布隆迪。在过去十年中,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下,卢旺达能够实施重要的经济和结构改革,并保持持续增长。

2.1.1政治稳定

卢旺达的2018年是一个巩固政治稳定和经济及社会活力的一年,这是在9月立法选举期间卢旺达爱国阵线(卢旺达爱国阵线)保持其绝对多数并实现经济增长所确定的年度目标之后的一年。不出所料,在9月2日和3日举行的立法选举中,以爱国阵线为首的联盟以53个席位(80个席位)的74%的选票领先,使执政党能够继续和平地沿着改革和部门发展战略的道路前进。

这次立法选举是自1994年种族灭绝结束以来在卢旺达举行的第四次立法选举。在这次选举中,唯一令人意外的是反对党绿党首次进入议会,该党赢得了5%的选票,这是进入议会的最低要求。选举委员会宣布的结果也证实了卢旺达议会中妇女人数的记录。2013年这一比例为64%,10月初上任的新商会的这一比例为67.5%。

在经济方面,卢旺达实现了政府设定的目标,2018年经济增长7.2%,较上年6.1%的经济增长有明显改善。

卢旺达的强劲增长,特别是在农业、服务业和建筑业的活力的支持下,使这个拥有1 200万人口的国家得以改善其对外收支和外汇储备,并使其出口多样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2018年8月,卢旺达国内生产总值为8.6%,出口大幅增长17.9%,贸易顺差大幅扩大。

为了促进私人投资,卢旺达当局于2018年制定了一项政策,方便人们获得土地,鼓励投资者在经济特区定居,特别是在基加利。

当一位外国企业家抵达基加利时,他的目光可以迅速转向众多标志之一:“加入反腐败战争”。这个国家已经定下了基调。该国一直是该地区反腐败斗争的冠军。路透社证实,该国在非洲大陆排名第三,并在2012年开展的反腐败调查的183个国家中排名第50,比2010年上升了16个位置。此外,许多人认为卢旺达是发展其业务的理想地点。政治稳定,国家主要得益于其宏观经济改革。要开办一个企业,只需两个程序和三天,而东非共同体的平均程序是十个程序和二十二天。我们甚至只谈论几个小时的国民。这个国家在该领域全球排名前10。

在土地登记册登记方面,2008年和2009年分别花了315天和60天,而2012年只花了25天,再次成为社区最高记录。卢旺达是获得信贷的一个例子,其营商环境排名在全球前10位。在中国存在弱点的地方,比如获得建筑许可所需的时间,政府已经做出了努力:2012年获得建筑许可需要164天,而2005年为307天。

在税务方面,政府简化了企业支付的程序。2010年以来,增值税实行按季度而非按月登记缴纳,实行了增值税电子登记簿。一般来说,一年只需缴纳18笔税款,就能在该国税务机关中保持良好的信誉。《营商环境报告》再次将该国排在该领域的全球前10名。

税收平均占企业利润的31.3%(肯尼亚为49.6%)。这一有利于创业的政策旨在尽量减少并行电路,从而获得更好的税收回报。因此,卢旺达在2013年的《营商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中排名第52位(乌干达第120位,肯尼亚第121位,坦桑尼亚第134位,布隆迪第159位),排在第三位也就不足为奇了。

很明显,该国的战略是成为在非洲开展业务的最佳地点,成为金融服务或电信区域中心的梦想远非遥不可及。对于世界银行来说,“卢旺达有一个全球性的方法来制定有利于商业发展的法规”。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南非的竞争力排名第63位(在东非地区排名第一)。

卢旺达强劲的经济增长同时也大大改善了生活条件:婴儿死亡率下降了三分之二,该国几乎达到了普及小学教育的目标。

卢旺达通过优先考虑公共政策和内部倡议,在获得服务和人力发展指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显示,卢旺达的贫困率已从2011年的44%下降到目前的39%以下,由于电力和医疗保险等多项指标的改善,卢旺达人民的生活条件有了显著改善。

2018年,卢旺达还实施了“愿景2050”经济发展和减贫战略,反映了卢旺达对安全、繁荣和现代化的渴望。

在世界银行的支持下,这一雄心勃勃的战略旨在使卢旺达到2035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到205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

很明显,公共投资是2018年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这些投资的部分资金来自捐款和优惠和非优惠贷款。但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放缓凸显了由公共部门推动的增长模式的局限性。

2.1.2卢万达的经济

卢旺达正在努力迅速实现其长期发展目标。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个国家已经实现了两个经济发展和减贫战略时期2008 - 2012年和2013年到2018年,旨在支持实现2020年愿景。这些五年战略的执行也是以部门战略和地方发展计划为基础,作为权力下放的高级进程的一部分。卢旺达正在最后确定其国家转型战略,该战略将涵盖2018-2024年,重点是支持实现“愿景2050”目标所需的经济、社会和治理变革。

卢旺达的经济上的成功可以归结为几个数据:平均增加约7.6%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03年和2011年之间(2020年愿景野心8%),控制通货膨胀,平均21%(当肯尼亚乌干达在2011年9月达到了28%和17%)和外国直接投资(FDI)爆炸直到2009年之前(乘以40)早在2010年就下降。

按价值计算,2000年至2010年间GDP从17亿美元增至56亿美元,2012年人均GDP预计为693美元(2003年为200美元)。这一趋势是由于卢旺达经济的所有部门造成的:2003年至2011年,农业生产增长了322%,采矿业收入增加了16倍,制造业增加了4倍,银行增加了3.5倍,交通和通讯增加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