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之和不等于大城市:多中心城市区域和文化、休闲与体育设施的供给外文翻译资料

 2021-12-12 09:12

小城市之和不等于大城市:多中心城市区域和文化、休闲与体育设施的供给

摘要

本文探讨了多中心城市区域是否能像一个相似规模的单中心城市区域一样,在同等程度上获得其综合城市规模的优势。本文详细地阐述了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的供给问题。它们在42个荷兰地区的分布是以一个指数表示,该指数在多元回归模型中作为因变量。解释变量是一个区域的多中心程度。在控制了不同地区在人口规模、游客数量和平均收入方面的影响因素后,结果表明,一个地区的多中心性越强,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就越少。相反,一个地区单中心性越强,这种便利设施就越多。

  1. 引言

在许多欧洲国家和地区,一系列互不相同而又近邻、联系紧密的城市已成为区域发展政策和战略空间规划政策的对象。政策实践中通常称这些城市为“城市网络”或“城市化地区网络”(Meijers,2005),而在文献中,这些区域通常被称为多中心或多核城市区域(PURs)。例如,荷兰兰斯塔德地区或德国莱茵-鲁尔地区这样的大城市区域,但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也有例如德国的Stauml;dtenetze、法国的reacute;seaux de villes或荷兰的城市网络这样规模较小的PURs。政策制定者认为,将一系列中小型城市结合起来能为区域经济增长提供可能。单独来看,这些城市害怕被忽视,但联合起来,它们将能够“在国家或国际竞争联盟”( Priemus,1994年)中发挥作用。后者可以被认为是这类城市群中政策利益的主要原因,尽管有时这可能源于控制城市化这一目标(Lambregts和Zonneveld,2004)。另外,另一个原因是功能整合程度的提高,有可能使城市区域网络成为城市生活空间拓展的下一个阶段。然而,这些政策概念的功能合理性或经济现实性往往并不是没有争议的(例见兰博伊,1998a)。

尽管在文献中,早在20世纪60年代(Gottmann,1961;Burton,1963)或更早的时候,如Stein的区域城市(见Larsen,2005)就讨论了PURs概念,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它才得到了大量的关注。尽管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被纳入欧洲空间发展远景(CEC,1999年),可视为其在欧洲蔓延的加速器之一(Davoudi,2003年)。最近的许多成果主要集中于在学术和政策上定义PURs的概念、确定 PURs的特征和研究议程设置(例见Batten 1995;Dieleman和Faludi,1998;Kloosterman和Musterd,2001;Parr,2004),以及PURs的潜在应用以及与特定的PURs相关性(Priemus,1994年;Albrechts,1998年;Bailey和Turok,2001年;Turok和Bailey,2004年),这些地区的能力建设和治理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关注(Albrechts,2001年;Mueller,2001年;Meijers和Romein,2003年;Lambregts和Zonneveld,2004年)。正如其中一些作者所言,对PURs 讨论的重点现在应该转向实证和验证对PURs提出的许多主张(Kloosterman和Musterd,2001年;Parr,2004年;Turok和Bailey,2004年)。

许多假说着眼于PURs的经济重要性,且通常联系到它们的空间功能布局。总的来说,PURs能够开发新的竞争优势资源,并更好地营销其城市地区。由于其特定的空间结构,PURs甚至有可能享受与单中心经济体相似的规模、范围和复杂性经济,但不会产生与单中心区域相同的成本或集聚不经济。后者包括拥挤、空间不足和土地价格过高、犯罪和环境污染。后一种观点可能隐藏了一些有效性,因为城市集中的许多好处也可以从聚集区以外的地方获得。同时,聚集不经济性在很大程度上仍与聚集有关(Parr,2002年)。

这一成果旨在通过解决具有相同规模的PURs 是否页拥有集聚优势这一基本问题来展开对PURs的讨论。更具体地说,尽管PURs具有多中心的空间布局,但它是否能够以类似于更单中心城市区域的方式获得城市规模的优势?我们从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的供给方面阐述了这一问题,将相对单一的区域与相对多中心的区域进行了对比。简单地说,问题是,在邻近的三个有 10 万居民的城市,是否可以像一个有30万居民的城市一样,具有类似的便利设施的支持程度。在经济学领域中,人们的注意力正从物质产品的生产转向信息、知识和创新的生产和传播(Lambooy,1998b;van Oort,2004),城市对“知识型工人”的吸引力越来越重要。他们认为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的存在具有重大意义,因此,它们的存在是城市的重要资产(Castells, 1972; Gottlieb, 1995;Zukin, 1998;Brueckner et al., 1999; Glaeser et al., 2001; Florida, 2002)。这些城市便利设施的存在与一个地区的常住或暂住(游客、商务旅行者)人口规模密切相关,这使得它们成为我们分析的一个非常有用的对象。多中心空间布局是否会影响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在区域的支持?为了验证这一点,我们考虑了42个荷兰地区相同规模的两个极端,计算了单中心、多中心度。我们还收集了有关这些地区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分布的数据,如第3节所示。制定了一个指数,说明这些便利设施的存在程度。该指数的得分将被链接到单中心/多中心的程度以及第4节所述多元回归模型中的一些其他独立变量。单中心/多中心的程度是否解释了区域内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的存在度?我们将在最后一节讨论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将在下一节中从理论上阐述这一研究问题。

  1. PURs区域外部性

许多先进或稀少的高水平城市便利设施需要相当大的最小市场规模以在满足便利设施供给的需求的时,同时满足必要人力资本的供应。因此,一定的临界规模被认为是城市便利设施能够多样化和顺利运行的必要条件。Capello认为,

“中等城市所面临的使它们弱于大城市的限制,是临界规模和中心度”(Capello,2000,p.1926)。

最有价值的经济活动和最广泛的经济和文化功能会在最大的聚集区内这并不奇怪。这是一个战略问题,即此类活动是否“也能在多核城市结构中实现,尽管多核城市结构缺少具有集聚经济体的大城市的临界规模”(Lambooy,1998 a,459)。如果可能的话,这就意味着在PURs中的外部经济与在单中心城市地区一样,尽管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城市的物理距离,它们可能被称为“区域外部性”(parr,2002年),或者更广泛的“城市网络外部性” 更好(capello,2000年),这可能适用于不一定在同一区域内的城市网络。它与Alonso(1973)提出的“互借规模”概念相对应。这是指邻近和联系良好的城市承载城市功能的通常只在较大的城市出现的情形,例如顶级城市便利设施,因为考虑到更多城市的临近,支持的基础更大。例如,Burton支持此观点

区域中心的所不具有的职能由较低级别的中心组团部分承担(Burton, 1963, p. 287)。

Stein:

一个地区性城镇和农场群体的总人口将足以利用和支持相当于大城市提供的中心设施(Stein,1964,p. 205)。

这也符合人们普遍认可的观点,即可达性比接近性更为重要。

不足为奇的是,整合以前分散的城市,形成一个更大的实体,能够获得城市规模优势,这一想法对管理者和规划者很有吸引力。然而,通过分散的城市的整合获取与类似规模的单中心城市同规模的聚集优势,这种想法“相当单纯”(Bailey and Turok, 2001)。Parr(2004)对此指出,在多中心城市地区,需要更长的出行时间、更长的货流时间和较不方便的信息流动。此外,应该认为

城市规模的一些优势来源于城市环境的性质,与密度、邻近度、面对面接触、非正式结构、非计划互动等因素有关(Parr,2004,p.236)。

因此,对 PURs 的支持也比较少。

因此,与类似的单中心城市区域相比,对多中心城市区域的支撑基础存在许多疑问。尽管如此,其他研究结果也表明过度集中也不好。例如,Henderson(2000)认为,各国的城市集中度水平与经济增长之间有很强的关系。他认为,无论过度集聚还是蔓延的城市体系都不利于经济增长散。或许这也适用于区域规模,因为在这一规模上,太多的聚集经济被聚集不经济抵消。当过度的集中和过度的分散都不利,那么可能是具有着“集中的不集中”形态的PURs提供了最佳的折衷方案?考虑到城市体系的形态,如Henderson(2000)所述,是相当特殊的。大多数时候,城市系统的形态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Scott,2000; Kloosterman 和 Musterd,2001)。在这一成果中,我们试图弥补这个缺漏。在下一节中,我们将从经验上探讨多中心空间布局是否会影响区域内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的提供。

  1. 研究方案

通过建立多元回归模型,分析区域城市体系的形态与城市体系对文化休闲体育设施支撑基础的影响关系。在该模型中,因变量是一个指数,表示选定的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在区域内的存在程度(见第3.2节)。解释变量之一是表示区域城市系统单中心或多中心程度的指标(第3.3节)。

    1. 案例研究区域

理想情况下,案例研究区域将根据与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使用相关的功能关系界定。然而,在荷兰,这种详细的出行数据并不足够可靠。城市区域(stadsgewesten)有一个相对客观的划分,但这些划分偏离了“节点”的概念,因此绝大多数地区根据定义是单中心的。此外,由于这里研究的大多数便利设施在区域一级发挥作用,它们的规模相当小。因此,我们选择了一个相对较新的区域界定,而不是根据与旧的省级行政边界(如COROP界定)相关的定义,它提供了一个功能一致区域的代换:WGR-samenwerkingsgebieden。这些区域是在《国际间法令法》(WET Gemenschappelijke Regelingen;WGR)框架内划定的。这项法令使市政府能够通过发布的共同安排,在比市政府更高规模的空间尺度上共同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该法案没有规定哪些问题应共同解决,但实际上,这些问题往往涉及经济发展、旅游、娱乐、住房、就业、交通运输、空间发展、自然和环境事务、福利和社会事务等区域方面。直到最近,该法还要求这些共同安排必须集中在同一区域内,以避免共同安排的区域性不协调。

由于WGR区域的划分是基于市和省管理者和理事会成员对需要区域协调手段所需上升的规模的看法,因此这些区域提供了功能一致区域的间接代换。尽管这一地区有“专业”的定义,但其结果似乎总体上是可以很好地辩护的,因此并未引发关于其合理性的激烈辩论。这一区域划分似乎与文化上相同的区域(例如,区域报纸经常报道其领域;见Simon,2004年)以及被认为是前往工作区的出行(见Rpb,2006,Randstad地区)相当吻合。虽然它们大多数都位于荷兰的一个省内,但也有一些覆盖了多个省的区域。他们的平均人口规模(2005年)为387034人,最小为107620人(Zeeuwsch–Vlanderen),最大为1352680人(阿姆斯特丹城市群)。一般来说,WGR区域的规模相对较小,因此可以在半小时内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在这里,我们将它们称为WGR区域。我们收集了所有42个WGR区域的数据,这些区域能够覆盖整个荷兰(图1)。

    1. 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

我们对42个WGR区域的某些文化、休闲和体育设施进行了盘点。数据涉及数量和质量。我们选择了具有潜在超地方意义的便利设施类型,因此需要一个地区的支持或临界规模,而不是一个平均规模的城市。这不包括小城市层面的便利设施,也不包括那些在全国范围内运营更广泛的便利设施。20个变量的数据收集自各种来源。这些变量可分为六类:电影院、剧院、博物馆、音乐厅、体育和“其他”类,包括不在其他类别中的休闲活动。表1给出了变量的详细信息。

总的来说,该清单包括与这些便利设施的规模相关的指标(例如,最大的电影院、大型剧院、最大的流行/音乐会场馆的容量、体育场的容量),因为较大的便利设施通常能够吸引更大、更知名的演出、更知名的乐队或体育赛事。其次,该清单还包括不需要大量观众的便利设施的变量,但鉴于其专业性,需要更大的支持基础(如艺术馆电影院、音乐厅、攀岩墙、米其林星级餐厅)。同样,荷兰50个参观最多的博物馆的数量也可以被视为一个质量指标。

指数

我们制定了六个类别的得分汇总指标和一个将所有六个类别的得分汇总在一起的“总指数”。将这20个变量上42个WGR区域的得分标准化,我们使用这些z得分来制定我们的指数。一个类别(电影院、剧院等)中的每个变量的权重相同,六个类别中的每个变量在总指数中的权重也相同。因此,总指数是六个类别的平均分。Z分为0分的得分为100分,1标准差为20分。所以,当一个区域在某个变量上的z值为1时,它得到的值是100 20=120。表2列出了所有42个地区的得分

    1. 测量单中心和多中心度

基本上,多中心度是指给定区域内的中心数量。由于“给定区域”未定义,因此它可能指任何空间尺度。因此,术语“多中心性”本身基本上是无标度的。而该术语已应用于各种空间尺度,从欧洲到其许多国家、地区和城市。然而,这些尺度在解释上存在着重要的差异。Davoudi(2003)认为,在较低的空间尺度上,概念主要是分析性的,而在国家或欧洲尺度上,概念主要是规范性的概念。然而,如今,对多中心的政策关注日益增加,在地方和区域范围内增加了许多规范性因素(多中心度是需要努力追求的),而最近,在国家和欧洲范围内,人们试图通过分析来衡量多中心度(Nordregio等人,2004;Igeat等人,

英语原文共 22 页

资料编号:[5651]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