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民族群体及其共同繁荣的政策外文翻译资料

 2021-11-04 10:11

CHINA#39; S POLICY TOWARD

ETHNIC GROUPS

AND THEIR coMM0N

PROSPERITY

V. Accelerate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of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Promoting prosperity and development for all ethnic groups is the fundamental stance of China#39;s ethnic policy.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stipulates, 'The state does its utmost to promote prosperity for all ethnic groups in the country.' The Law on Regional Ethnic Autonomy stipulates that it is a legal obligation of higher-level state organs to help minority areas accelerate their development. Over the years, the state has made it a major part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to promote economic and social progress for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and has worked out from time to time policies and measures to this end.

Before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in 1949, most ethnic minority areas had an extremely low level of productivity, backward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and extremely poor infrastructure. There was not an inch of railroad in Xinjiang, not a single highway in Tibet, and in mountainous Yunnan, horses, elephants and suspension cables were all the locals could rely on to travel or transport goods. People of ethnic minorities engaged mainly in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and animal husbandry. Some areas (Part Three)

remained in the primitive 'slash-and-burn' state. In other some areas, people only had wooden and stone tools to use as iron tools were not yet widespread. Ethnic minorities led a life full of misery. Life was even worse for those living in the mountainous and desert areas, where a dearth of food and clothing was common. For months almost every year they would run out of grain and had to survive on wild fruits, and in the harsh winter they had nothing to keep out the cold but straw capes. All this hindered the progress of ethnic minorities. Some of them were on the verge of extinction, with the Hezhen numbering only some 300 people at the time of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It was on such an extremely backward basis that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began in New China.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ve always supported the development of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When New China was establish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ade it a basic task to rid all ethnic groups of poverty and enable them to lead a better life. Since the adoption of the reforrn and opening up policy in the late 1970s, the state has focused on economic development, given top priority to development, made increasing efforts and carried out several significant measures to quicken the advance of the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Over the years,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have all along upheld the spirit of selfreliance and hard working, coupled with assistance from more economically developed parts of China and government preferential policies, striven to build better homes for themselves. Thanks to the concerted efforts of the entire nation,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have made one leap forward after another in their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ompletely got rid of stark poverty and backwardness, and entered a stage unparalleled in history.

Giving priority given to development projects to consolidate the foundation for further development

In the early days of New China, the state gave top priority to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in ethnic minority areas. In 1952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sued the Principles of the Five-year Development Plan for Minority Areas, involving the construction of railroads and trunk roads, the repair of existing roads and bridges, and the building of postal, telegraph, telephone and other communications systems in minority areas. During China#39;s First Five-year Plan period (1953-1957), the government started the construction of eight trunk railroads, five of which, including the Lanzhou-Urumqi and Baotou-Lanzhou railroads, were in minority areas or linked them with other places. In 1954 two world-renowned highways connecting Tibet with Sichuan and Qinghai were completed. In the 1960s more railroads were built, including the Chengdu-Kunming, Changsha-Guiyang and Panzhihua-Liuzhou railroads, and the YunnanTibet highway was also completed. In 1962 the Lanzhou-Urumqi railway line, the first railway line in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reached Urumqi. Since the late 1970s a large number of key projects have been completed in minority areas, including the Nanning-Kunming, Neijiang-Kunming and Southern Xinjiang railroads, Lhasa Airport, the Lanzhou-Xining-Lhasa optical cable, and the project for utilizing water from the Yellow River for irrigation in Ningxia, which have greatly improved the transport conditions and the lives in those minority areas.

The government has made developing local advantageous resources and modern industries a major measure to promote the advance of ethnic minorities and ethnic minority areas. During the First Five-year Plan period, 40 of the 156 large state construction projects were initiated in minority areas, such as the Baotou iron and steel center in Inner Mongolia, the Karamay oilfield in Xinjiang and the Gejiu tin company in Yunnan. In the 1960s the government moved a host of large industrial enterprises from coastal areas and inland places to minority areas, thus laying the foundation for modern industries there. Since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policy, the government again has approved a large number of massive projects in minority areas, such as the Tarim oilfield in Xinjiang, the aluminum plant in Pingguo, Guangxi, the potash fertilizer plant in Qinghai and the coal and electric power center in Inner Mongolia, leading to the formation of several important industrial centers for resources development and processing in th

中国对民族群体及其共同繁荣的政策

加快经济和社会发展,少数民族与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促进各民族的繁荣与发展是中国民族政策的根本立场。中国宪法规定,“国家尽最大努力促进全国各族人民的繁荣。” “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上级国家机关的法律义务是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加快发展。 多年来,国家把促进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和社会进步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为此不时制定政策和措施。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大多数少数民族地区生产力水平极低,经济社会发展落后,基础设施极差。新疆没有一英寸的铁路,西藏没有一条高速公路,在云南山区,马匹,大象和吊索都是当地人可以依赖的旅行或运输货物。少数民族人口主要从事传统农业和畜牧业。一些领域仍处于原始的“刀耕火种”状态。在其他一些地区,人们只使用木制和石头工具作为铁工具尚未普及。少数民族过着充满痛苦的生活。生活在山区和沙漠地区的人们的生活更加糟糕,那里缺少食物和衣物。几乎每年几个月他们都会吃完谷物而不得不靠野生水果生存,在严酷的冬天,他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寒冷而是稻草披肩。所有这些都阻碍了少数民族的进步。他们中的一些人濒临灭绝,在新中国成立时,赫镇只有大约300人。在这样一个极其落后的基础上,新中国开始了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

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一贯支持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把摆脱各族贫困,使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作为基本任务。 自20世纪70年代末采取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国家一直把重点放在经济发展上,把发展放在首位,加大力度,采取一些重要措施,加快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多年来,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一直坚持自立和勤奋的精神,加上中国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和政府的优惠政策,努力为自己建设更好的家园。 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跨越,彻底摆脱了贫困落后的局面,进入了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舞台。

优先考虑发展项目,巩固进一步发展的基础。新中国初期,国家把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放在首位。 1952年,中央政府颁布了“少数民族地区五年发展规划纲要”,包括修建铁路和干道,修复现有道路和桥梁,建设邮政,电报,电话等通信系统。少数民族地区在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1953-1957),政府开始建设八条干线铁路,其中包括兰州 - 乌鲁木齐和包头 - 兰州铁路在内的五条铁路在少数民族地区或与其他地方相连。 1954年,两条连接西藏,四川和青海的世界着名高速公路建成。 20世纪60年代建成了更多的铁路,包括成昆,长沙,贵阳,攀枝花,柳州铁路,云南西藏高速公路也已建成。 196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条铁路线兰州 - 乌鲁木齐铁路线到达乌鲁木齐。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在少数民族地区完成了大量重点项目,包括南昆,内昆,南疆铁路,拉萨机场,兰州 - 西宁 - 拉萨光缆,以及利用水资源开发的项目。黄河在宁夏灌溉,极大地改善了这些少数民族地区的交通条件和生活。

政府把发展地方优势资源和现代产业作为促进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重要举措。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156个大型国家建设项目中的40个在少数民族地区启动,如内蒙古包头钢铁中心,新疆克拉玛依油田和云南个旧锡业公司。 20世纪60年代,政府将一大批大型工业企业从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迁移到少数民族地区,为那里的现代工业奠定了基础。自改革开放政策出台以来,政府再次批准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大量项目,如新疆塔里木油田,广西平果铝厂,青海钾肥厂等。内蒙古煤电中心,在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形成了几个重要的资源开发和加工工业中心,并在当地资源和地方特色的基础上开辟了工业化的道路。

自2000年中国实行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政府把加快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作为首要任务。 为确保取得实惠,政府采取了多项优惠措施,例如在安排资源开发和加工项目时优先考虑这些方面,对出口自然资源的少数民族地区给予补偿,引导和鼓励更加经济先进的企业。 在这些领域投资,增加财政投入和支持,以增强其经济实力。 目前,中国五个自治区,30个自治州和120个自治县都要么受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影响,要么享受与该地区相同的优惠政策。

西部大开发战略为少数民族地区带来了明显的利润。 截至2008年,这些地区累计固定资产投资额为7,789.9亿元。 其中,2008年投资1,8453亿元,是2000年的5倍,每年增长23.7%。 西气东输的重点工程已经完成,并建成了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如机场,高速公路和水利枢纽。 2007年,青藏铁路延伸至拉萨,有史以来第一次与西藏建立铁路连接。 这条铁路是西藏与外界之间快速,经济,全天候的大容量运输通道,从根本上改变了该地区的落后运输形势,为即将到来的西藏经济腾飞增添了动力。

中央政府要求,在规划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础设施项目时,地方政府要么免除提供资金要么减少贡献;在这些地区开发资源或建设企业时,应适当考虑当地利益和少数民族的工作和生活;对出口自然资源或为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做出贡献的地方给予适当的补偿。 1994年,国家调整了中央预算和自治区政府的资本金额比例为6:4,而中央政府与省政府的比例固定为5:5。 2004年,国家采取了生态改善和环境保护的补偿机制。在开发新疆丰富的油气资源时,注意对地方发展的刺激作用。仅西气输送项目每年就可为新疆带来超过10亿元的收入。

把贫困作为解决的关键问题,确保和改善人民的福祉。多年来,政府采取了减轻少数民族贫困的政策和措施。在20世纪50年代,政府向少数民族贫困人口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向他们提供贷款和农具,帮助他们建立学校并开展社会救助。 1983年,国务院召开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工作和生活会议,决定在短时间内基本解决基本生活必需品,住房和饮用水问题。自1990年以来,政府资助了一项基金,以确保生活在贫困少数民族地区的人们的基本需求,141个贫困县被列为第一批有资格获得这种支持的县。 1994年开展了七年扶贫计划,从1994年到2000年,将8000万人从绝对贫困中解救出来,在援助门槛降低的情况下,116个贫困少数民族县受到国家优惠政策的支持。 2001年实施了“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增加了十多个少数民族县,并将西藏作为一个特殊区域。 2005年,贫困少数民族村的全面发展成为国家扶贫工作的重点。 2007年,政府制定了“十一五”少数民族发展年度计划,其中包括重点项目。 2009年,政府公布了扶贫工作的新标准,并将覆盖范围扩大到少数民族地区的低收入农村人口。其他工作包括:提供工作作为一种救济形式,将人们从条件恶劣的地方迁移出去,为前游牧民族建造定居点,为农村居民修复危险住房,在农村地区提供安全饮用水,以及向农村地区提供生活津贴。城市居民。感谢他们不断努力。在努力方面,少数民族地区的贫困人口从1985年的约4,000万人减少到2008年的770万人。

由于历史,文化,习俗和宗教的差异,一些少数民族有特殊需要。例如,藏族,蒙古族,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牧民需要马鞍,马靴和砖茶,穆斯林对清真食品有特殊需求。为了尊重少数民族文化并满足这些特殊需求,政府制定了这些项目的生产和贸易优惠政策。 1963年,政府出台了少数民族企业的利润保留,自有资金和价格补贴等优惠政策。 1997年制定了新的优惠政策,设立贴息优惠贷款,免征部分企业缴纳增值税,使少数民族特殊商品指定生产企业1,760家受益。 1991年,建立了国家砖茶储备机制,以保证砖茶的供应。 2007年,政府设立了一个基金,以确保少数民族所需的特殊商品的生产和推广,以及相关的人员培训。

政府还优先考虑改善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医疗和保健。少数民族城市地区医疗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农牧区医疗条件明显改善,少数民族获得充分医疗服务的难度得到缓解,少数民族的健康状况明显改善。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建设或改造了乡镇卫生院,县级防疫站和妇女儿童保健中心,大大改善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医疗服务。目前,西藏80%以上的县都设有防疫站。政府正在不断努力预防和治疗少数民族地区的流行病和流行病,曾经普遍存在的克山病,肺结核和大骨节病已基本得到控制。通过各种渠道,政府培养了少数民族医护人员,扩大了医疗人才队伍。在新疆,三分之一的医务工作者来自少数民族。

中国的主要牧场都位于少数民族地区,自古以来,畜牧业一直是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等十几个少数民族的基本产业。自1953年以来,除了鼓励牧场保护和游牧民族定居的政策之外,牧场还实施了比城市和农业地区更温和的税收政策。中国改革开放后,政府采取了允许家庭拥有牲畜和承包牧场进行独立经营的政策。在1987年举行的牧区全国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将27个贫困牧区县列为有资格获得政府援助的国家,并给予扶贫贷款以支持牧场。为确保畜牧业与农业的均衡发展,中国政府在1999年强调,应重视草原建设和农田基本建设。 2005年,政府取消了对农业和畜牧业的税收。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少数民族地区已发展成为农业和畜产品的重要生产中心。内蒙古现在生产全国牛奶总量的五分之一,在中国牛奶生产中排名第一,而新疆是该国第二大羊毛和羊绒生产国。

中国大多数边境地区都有少数民族居住。 1979年,政府制定了“边境地带发展计划(草案)”,为八年来这些地区的发展拨款400亿元。 1992年,中国实施边境对外开放战略,指定13个开放城市和241个一级开放港口,建立14个边境经济技术合作区。 1996年,国务院制定了促进边境贸易和与其他国家经济合作的优惠政策。 1999年,政府启动了一项计划,以促进边境地区的经济,并帮助当地居民增加收入。随后从2005年开始制定并执行“边疆经济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计划”。2009年,政府决定将该计划扩展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所有边境县和边境农场。 。到目前为止,中央政府已投资14.46亿元,在边境地区建设了2万多个项目。

几十年来,政府一直关注少数民族地区生态系统的开发和保护。 特别是自西部大开发战略启动以来,实施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禁止在主要河流上游砍伐树木,将退耕还林还草,关闭山坡进行植树造林。。 作为补偿,政府已经向农牧民分发了粮食,以弥补他们将农田退回森林或草原的损失,以及由于砍伐树木限制收入缩减的地方的补贴。

近年来,中国政府加大了对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支持力度。 在2005年制定并实施了支持少数民族人口少数民族计划(2005-2010),并列出了640个少数民族村庄作为援助接受者。 到目前为止,中央政府已经为这些地区提供了12.53亿元人民币。

不断增加财政支持,积极组织配对援助。60年来,各级中央和地方政府逐步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 20世纪50年代,政府开始对这些领域实行优惠财政政策,如“统一征收收入,分配支出和补助贫困人口”,提高财政储备基金比例(比其他基金高2个百分点)。地区)。从1980年到1988年,中央财政部门对五个自治区和少数民族人口众多的三省 - 贵州,云南和青海采取了年度增长率为10%的配额补贴制度。 1994年,政府开始采用收入分享制度,并向少数民族地区引入了与政策有关的转移支付制度。 2000年,中国根据有关规定,在一般转移支付和特殊资金转移支付的基础上,开始向少数民族地区转移支付。从978年到2008年,中央财政对少数民族地区的转移支付总额为20889.4亿元,年均增长15.6%。仅2008年,该金额为4253亿元,占全国转移支付总额的23.8%。

据不完全统计,从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开始到2008年,中央财政对西藏的财政援助达到2019亿元,年增长近12%; 从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以来,到2008年,中央预算对新疆的财政援助达375.22亿元,年增长率为百分之一,2008年为6865亿元。

此外,政府还设立了各种专项资金,帮助解决少数民族地区遇到的困难,加快发展,包括1951年建立的少数民族教育发展补贴,1955年设立的少数民族地区补贴, 1964年设立少数民族地区储备基金,1977年设立边境建设补贴,1980年设立经济欠发达地区基金,1992年设立少数民族发展基金。

政府积极组织和鼓励经济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少数民族地区之间的配对援助。 1979年决定将这些地区配对,例如,北京协助内蒙古,河北协助贵州,江苏协助广西和新疆,山东协助青海,上海协助云南和宁夏,以及全国协助西藏。 1996年,国务院决定组织东部沿海15个发达省市向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提供援助,动员中央各部门提供配对援助。到贫困地区。为了促进西藏的发展,中央政府在该地区举办了四次工作论坛。自1994年以来,政府已经安排了60多个中央政府部门,18个省市直辖市和17个国有企业,为西藏各地提供配套援助。截至2008年底,西藏共启动援建项目6050个,援助资金总额111.28亿元。

近年来,政府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进一步加大了对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援助力度。 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少数民族地区工作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决定”,规定发展是解决少数民族地区困难,解决问题的关键。并强调,随着国家整体实力的逐步提高,中央政府将继续加强对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支持,完善与区域体系相适应的政策性转移支付制度。民族自治,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建设基础设施项目,推动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特别对待与当地人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中小型公益事业。 200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载有加快新疆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和计划,进一步提高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那里。自2008年以来,政府制定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宁夏,青海和云南边境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优惠政策,加大投入,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发展优势产业,推进发展社会方案,加快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

在中央领导下,在全国各国的全力支持和少数民族各族人民的艰苦努力下,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改进。 2008年,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总规模达到3062.22亿元,从1952年的57.9亿元增加到可比价格的92.5倍。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07元增加到13,170元,增长了30多倍;农牧民人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